当前位置:海棠窝>书库>综合其它>你或像你的人(1v1H)> 10万一你很喜欢呢?【powenxue.com】

10万一你很喜欢呢?【powenxue.com】

  方宴清向池念走了过去。
  与此同时,池念站起身来,准备给他腾出座椅。
  肩头被一只大手按住,方宴清倾身,注视着显示器,问道:“你更喜欢哪个地方?”
  方宴清是在问池念,更中意哪个地段的房子作为她的舞蹈工作室。
  其实那些可供挑选的舞蹈室全都大同小异——
  位于方氏大厦的附近,又不失热闹繁华。
  池念犹豫地提出疑问:“我就不能当个废人吗?我已经四年多没跳过舞了,也没有教学经验……我自己都忘得差不多了,怎么教那些孩子?再说,我也不喜欢小孩儿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相处。”
  国人推崇勤劳善良,甚至在看小说和影视剧时,都希望女主聪慧、果敢、坚毅、强大,不做依附男主的菟丝花,靠自己聪明才智获得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  仿佛拥有了那些本就足够美好的品质,有了非常强的人格魅力,才值得被爱。
  可她池念就不是那种人啊,从小到大,她最擅长做的事就是打退堂鼓。
  她清楚自己几斤几两,掉坑里了,她不能靠自己爬起来,她就是一个习惯依赖别人的人,她生来就是“父母的女儿”,没办法扮演坚强独立的角色。
  为什么一定要靠累着自己,内耗内卷,实现别人眼中的价值?
  小时候妈妈偶尔也要她努力,要她学习好,要她闪闪发亮,拿她和方宴清做对比。
  可池念不明白,像方宴清那般活着,为了达到世俗的标准,为了成为合格的继承人,被磨平棱角,被揉圆搓扁,他会由衷地感到开心吗?
  无论是站在青梅还是方宴清妻子的视角,在池念眼中,方宴清这辈子都活的很辛苦,池念不想像他一样如履薄冰,负重前行。
  她可以接受颓废无用的自己。
  她现在不想工作,不想接触其他人类。
  只想像只蜗牛,躲在自己壳里,慢慢舔舐伤口,等待时间愈合。
  方宴清轻轻叹了口气,解释道:“宝宝,只是让你有个事做,有其它事情可以操心。你今年才26岁,整日靠饮酒度日怎么行?”
  池念冷哼,发出了一些自己都难以置信的、娇嗔的声音:“我常常觉得自己才16岁,其实你就是嫌弃我天天在家喝酒,没办法做你的贤内助,给你丢脸了是不是?”
  方宴清马上反驳:“怎么可能?你喝酒也不是嫁给我之后才开始喝的。”
  话赶话,池念没过脑子地秒回:“我就没想嫁给你。”
  话音未落,池念当即就后悔了,急忙心虚地抬眼观察方宴清的脸色。
  男人正垂眼看着她,双眼黑沉沉的隐匿在眉骨之下,神情看起来平静,却莫名令人心惊。
  不过,他似乎很满意池念说错话后的反应,很欣赏她担惊受怕的表情,竟然短促地笑了一下。
  他把池念捞起来,坐进椅子里,将她放在他的膝上,凝注着她。
  不知道是紧张害怕,还是别的什么,池念喉头发紧,心跳得奇快,下意识地舔了下干燥的唇瓣。
  在此景此景下,在这不明朗的氛围内,倒像是一种无声的道歉或邀约。
  男人没有犹豫,立即低头,衔住了她的唇,好心地用他的口水将她的唇瓣濡湿。
  白皙细长的手,放在了她的膝上。
  他边掠夺池念唇角的氧气,那只手边在她的膝盖、大腿附近不安分地游离。
  双方的体温越升越高,呼吸越来越急促,池念喉间溢出低低的呻吟,方宴清的喘息声也粗重。
  后来这个吻变得狂热,池念招架不住了,喘不过气了,拱耸着身子,想要逃离,男人却变本加厉地侵略着她,一只手缠在她的腰间,如绳索般,死死地将她锁在怀中。
  即使隔着双方的衣物,方宴清裤裆内的隆起还能那样明显硬挺的顶着她的臀部。
  男人爱抚着她的双腿,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。那种若有若无的轻触像电流在池念体内疯狂逃窜,使她全身都酥软。
  嘴巴将她松开了,他的额顶着她的,手指却在她的私密处肆意揉捏着。
  他明明是在惩罚她口不择言,她的下体却在享受地分泌爱液。
  池念咬住下唇,夹紧双腿,回身,勾住方宴清的颈子,伏在他肩头,软着声音讨好:“我不想在这做,别人会看到。”
  方宴清抬起手,按下桌面下方的某个按钮,连接走廊那面的玻璃顷刻间变得模糊,变成了白色磨砂状。
  他隔着丝袜和内裤用力揉碾她的阴蒂,抬了抬下颚,示意池念看向外面:“那边的玻璃是单向的。”
  池念得到台阶,顺势而下,故意用夸张的语气逗方宴清开心:“哇~好高级啊,方总。”
  方宴清阴沉的脸色转晴,又在用温柔的语调迷惑她:“试试,你不喜欢就不要了,但你不能连试试的机会都不给,万一你很喜欢呢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